最新消息:

老友记

秘密花园 love2wind 192浏览 0评论

今天给大家推送一篇一位老友(一个有文化有理想很有才的骚人)的短文,觉得很有意思,也深有同感。人生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恍惚间我们这一帮子老哥们也都快步入中年了,上有老下有小,每天起床都要面临一堆子想想都头疼的事,可你逃避的了吗?答案是不行,既然不行就去直面人生。我记得我们几个老弟兄们经常说等我们七老八十了也还要时不时坐在一起喝点小酒,胡谝一通,说点黄段子什么的,我也坚信会有这么一天,就是不知道到时还能聚在一起几人了。一句话,请看图。

       细想了一下自己的这三十几年,不免笑出声来,迄今为止,做的最大的官,就是小学二年级被班主任选做路队长,班上共有八个路队长,回家后还特自豪地向父亲炫耀,他笑着说,呦,猪头小队长嘛!拿了鸡毛当令箭后,认真履行职责,呦呵排队把不服从管理的小伙伴告老师,看你碎怂不听话,美滋滋了几天发现没朋友了,原因是一个路队里的十多个孩子家都是一个方向的,大多数还都是天天在一起的伙伴,队伍里最调皮的几个,恰好还是最要好的哥们,他们认为与我关系好,就可以小小违纪,我不会为难他们,这事可真不好弄,我管教了他们,他们就和我臭几天,我忍不了没朋友的童年,只好挣只眼闭只眼,拿自己的特权默许他们早早溜号,可其他孩子不依了,凭啥呀?这不,给老师告发了,好么,这家伙老师一顿批评小队长也给撤了,但我却感到无比愉快,貌似丢了芝麻小官,可朋友回来了,每天继续愉快的闯祸犯错误也不怕,挨批的又是下一个小队长了

        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单位一个老领导喜欢找我熬茶下棋,聊起来兴致了说:“小赵,多练本事少谋官,那玩意把人弄得莫朋友了”。那时也没往心里去,心想,我哪有那命,呵呵一笑了事。

       这些年走过来,细数各路朋友还不少,除了从小一起玩大的这些个死党损友,隔五差六在一起拿各自糗事互黑,拍着一个比一个大的肚皮嘲讽人生,总喊着要吃某某人的饸络面,我故作正经的说生了大病,他伤心的抱着脑袋嚎啕大哭,小样,你哭吧,我再吃两串烤腰子。

       有几个画友,闲来聊聊创作喝喝茶,一起画画看风景。有几个牌友,输来赢去都把它吃喝掉了,就图一乐,把这当事业的,我才不和他玩。好打个篮球,自然球友也不少,从少年锦时打到胡须葱郁,早已跑不动了,怕啥,扛两箱啤酒找酒友去,我的酒友不灌酒,不劝酒,不贪酒,心情好了多整两瓶,心情差了还骂的不让你喝,不喝就不喝吧还得把酒钱留下再走。装修个房子和瓦匠木工水暖师傅成了铁友,大半夜还圪蹴在毛坯客厅里听他们谝的邪乎事,斜挂在墙壁上的四十瓦灯泡摇晃着老旱烟的浓呛,这些哥们也朴实的佼先,大年二十九,骑摩托飚了八九十公里,抗来个几十斤后坐墩,脸冻得乌青可就死活不进门,东西往门口一放,说了句“家里昨儿才杀的,给娃吃个新鲜滴”。转身就飚托了,啥都不要你的。

       唉,人混一辈子混个撒?刚才一个二货兄弟问,啥朋友多了好?我放下手里的牛栏山:“你个瓜货!当然是  女  朋  友么,哎,我把你个。。。。。瓜货!” 

       一碗清水,吃香喝辣!文章有内涵,细品需谨慎!

记得扫描二维码关注涅槃茶馆哦!

 

转载请注明:涅槃博客 » 老友记